内幕揭秘:Facebook硬件之梦为何破灭-科技-永州锐佳新闻网

当前位置: 永州锐佳新闻网 > 科技 > 内幕揭秘:Facebook硬件之梦为何破灭

内幕揭秘:Facebook硬件之梦为何破灭

时间:2019-08-07 10:47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33 次
[摘要]硬件开发需要更长的时间跨度,需要与大量制造商和经销商建立关系,所有这些问题都远远超出了Facebook的核心竞争优势。雷吉娜·杜根腾讯科技讯据国外媒体报道,雷吉娜·杜根(ReginaDugan)在Facebook担任副总裁的时间相对较短,在她的任期内,她每周都要和一个团队

[摘要]硬件开发需要更长的时间跨度,需要与大量制造商和经销商建立关系,所有这些问题都远远超出了Facebook的核心竞争优势。

雷吉娜·杜根

腾讯科技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雷吉娜·杜根(Regina Dugan)在Facebook担任副总裁的时间相对较短,在她的任期内,她每周都要和一个团队开会。2017年10月17日,在她管理先进项目实验室“八号楼”集团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她召开了一次标准的会议。

但这一次,曾在谷歌工作过4年的硅谷资深工程师兼高管杜根要宣布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据八号楼的前员工说,她几乎要哭了,她告诉团队里的几十个人,她要离开公司,自己去探索新的创意。

这个消息令人震惊,不仅因为杜根18个月前才加入Facebook,还因为八号楼引领了Facebook进军硬件领域的努力,而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迫切希望进入硬件领域。

2016年4月,当他宣布聘用杜根时,扎克伯格表示,“未来几年,Facebook将在这方面投入数百人和数亿美元。”

杜根的离去标志着这家公司一个巨大的挫折。Facebook在硬件领域步履维艰,与此同时,大型科技竞争对手苹果,谷歌,亚马逊和微软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在硬件领域取得成功,无论是通过流行消费电子产品,如iPhone和Xbox或流媒体设备,或是亚马逊和谷歌的语音助手相关硬件。

2018年12月,八号楼项目组在成立两年半后被解散,这一项目组的重要产品是硬件产品“门户”(Portal)。这款产品是八号楼项目组唯一公开上市销售的产品,它是一款视频通话设备,但迄今未能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获得吸引力。

发展八号楼业务的经历凸显出Facebook的核心困境,该公司正寻求将业务拓展到移动广告以外的领域,并拓展到开发、制造和销售消费电子设备这一成本高昂的业务。

移动广告收入占Facebook总收入的93%。软件开发是Facebook的基因,但该公司的黑客文化与硬件开发的现实存在冲突。

硬件开发需要更长的时间跨度,需要与大量制造商和经销商建立关系,所有这些问题都远远超出了Facebook的核心竞争优势。

此外,随着该公司继续努力开发“门户”硬件,在一系列侵犯消费者隐私的丑闻曝光之后,消费者对这家公司的信任不断恶化,这使得它很难吸引消费者购买Facebook品牌的硬件放在客厅里。

这关系到很多收入。根据今年一月份的一份研究和市场报告,到2024年,包括智能音箱和娱乐产品在内的智能家居市场的收入预计将达到1514亿美元,高于去年的766亿美元。这份分析没有将Facebook包括在30多家被列为潜在关键参与者的公司之列。

外媒在报道Facebook面临的硬件挑战时,以八号楼的兴衰为例,采访了该团队的十几名前员工。这些员工要求匿名,因为他们没有被授权讲述自己的经历。

杜根拒绝就本文接受采访。

一位有远见的高管

杜根拥有加州理工学院机械工程博士学位,她在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工作获得了科技行业的认可。2009年至2012年,她担任DARPA的主任。谷歌于2012年聘请她在摩托罗拉移动公司内部创建先进技术与项目(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jects, ATAP)团队。

即使在2014年将摩托罗拉出售给联想集团之后,谷歌仍保留了该部门。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谷歌内部,杜根直接向桑达尔·皮查伊报告。当时,皮查伊是产品总监,但负责日常运营,最终于2015年8月晋升为首席执行官。

2016年4月,谷歌聘请摩托罗拉前总裁里克·奥斯特洛(Rick Osterloh)担任负责硬件业务的高级副总裁,杜根因此失去了部分与皮查伊的直接联系。

当时,作为Facebook掌门人的扎克伯格正考虑扩大该公司的硬件业务,此前该业务主要限于两年前收购虚拟现实头盔制造商Oculus。在亚马逊的Echo智能音箱获得成功后,扎克伯格希望Facebook拥有自己的智能家居设备。

在她离开谷歌的公开辞职信中,杜根在Facebook上写了一篇450字的帖子,称这是“苦乐参半的一天”,但表达了她对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的兴奋之情。

她写道:“大胆的科学创意在产品中大规模地传播,这些产品让人感觉几乎是魔法。在Facebook还有很多东西要做,这些任务是令人激动的。”

她进入Facebook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有潜力、能够开花结果的早期项目。她找到了一个代号为“小脚”(Little Foot)的原型产品,这是一台放在电动基座上的平板电脑,可以探测到房间里的一个人,并朝那个方向旋转。

随着扎克伯格推动他的公司优先考虑视频业务,八号楼团队决定使用“小脚”作为消费者视频通话设备的基础。该团队与获奖摄影师、纪录片导演卢西恩·帕金斯(Lucian Perkins)合作,开发了一种功能,使设备的摄像头能够聚焦在视频框中的智能音箱上。

这台机器的想法是建造一座桥梁,以互联网方式减少亲人之间的距离——也就是一个个人的“门户”。八号楼测试了该设备的尺寸,测试了与大屏幕电视一样大的版本。一位前八号楼的管理人员说,最理想的体验是一种从墙壁到天花板的产品。到2016年底,该团队已经完成了一个原型和演示产品,向Facebook首席技术官迈克·施罗普(Mike Schroepfer)展示。

内部紧张关系

八号楼英文单词的8个字母代表了Facebook上的字母数量。它的实际位置在加州门洛帕克Facebook主办公园区59号楼内,离标志性的大拇指向上的巨大标志不远。在那里,2017年6月,一些精心挑选的员工参加了一个季度活动,旨在展示八号楼的研发工作。

在内部,Facebook的员工可以看到“门户”的早期版本,以及其他一些实验,比如人脑-电脑用户界面,旨在让人类控制一种设备;还有红杉项目,这是一项增强现实项目,类似于《钢铁侠》电影中的全息电脑。

但当员工们对八号楼的创意感到惊叹时,紧张气氛开始酝酿。一些工作人员对八号楼的保密感到不满,只有专人陪同的情况下才能够进入八号楼项目组的办公地点。

据两名前高管说,八号楼业务集团花钱大手大脚,每年在供应商、顾问和炫耀活动上花费超过1亿美元。

还有内部斗争。来自硬件行业的人对Facebook不切实际的生产时间表感到震惊。该公司前员工说,八号楼曾计划将在一年内推出第一款产品,这只是开发硬件设备所需时间的一小部分。

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对这一事实提出了质疑,并表示,预计八号楼不会在这段时间内发货。

然后是Facebook的耻辱。在2016年大选中,该公司扮演了传播虚假信息的角色,团队知道它面临着巨大的公众信任和隐私问题。

硬件是很困难的

杜根的开发进度是八号楼与其母公司之间产生摩擦的一个关键原因。她当时正在制定为期两年的时间表,但在2017年8月,Facebook做出了一个旨在加快进度的决定。

施罗普宣布,长期负责公司广告和业务团队的副总裁博斯沃(Andrew Boz Bosworth)将负责增强现实头盔Oculus和八号楼等消费电子硬件的管理。博斯沃是扎克伯格的忠实粉丝,2006年加入该公司,但他在硬件方面没有经验。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意味着杜根的末日即将来临。不到两个月后,她突然宣布离开。杜根的前同事说,目前还不清楚她是被解雇还是辞职,但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她的许多副手都跟着她离开了办公室。

博斯沃任命跟随杜根从ATAP加盟公司的拉法·卡马戈为临时主管。前员工表示,在技术决策方面,博斯沃几乎没有提供指导。

卡马戈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表示,博斯沃的贡献是巨大的,他负责Facebook自2018年5月推出Oculus Go之后发布的所有设备的硬件、软件、营销、上市和制造决策。

卡马戈说:“要按时、按质、按量、按量地推出产品是极其困难的,而他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在八号楼的混乱中,到2018年初,Facebook面临着一个更加生死攸关的问题,这使得该公司加快了将“门户”推向市场的步伐。

同年3月,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称,总部位于伦敦的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以不当方式获得了多达8700万Facebook用户数据的重大丑闻,导致公司的股票螺旋式下降,最终导致扎克伯格把他的注意力转向创造一个更加重视个人私密交流的社交网络。

几天后,博斯沃告诉他的团队,Facebook在用户信任方面已经跌至谷底,并表示现在不是开发“门户”的合适时机。他没有提供预计的发布日期,只是说团队将重新考虑设计。

Facebook的发言人告诉国外媒体,由于公司的计划是在2018年秋季发布该产品,所以“门户”如期推出。多名曾在八号楼工作的员工表示,该项目多次被推迟。

去年11月,Facebook终于发布了两款“门户”视频聊天设备,增加了摄像头罩,这样用户就可以挡住镜头。

“门户”产品立即遇到了隐私问题。Facebook曾经告诉一家科技媒体称,“门户”收集的用户数据将不会被用于定向广告业务,但是一周之后,该公司收回了这一言论。

据称,因为“门户”的软件是建立在Facebook的通讯基础设施之上,它收集相同类型的数据,可能被用来先用户投放更有针对性的定向广告。

这一产品发布一个月后,卡马戈宣布八号楼业务集团已经不复存在,该组织被暂时被称为门户项目组。

2018年初,剩余的研究项目被转移到Oculus研究部,这一部门后来继续更名为“Facebook虚拟现实实验室”,总部位于华盛顿州雷德蒙德。在这个部门中,Facebook正在开发大脑阅读人机界面——一种可穿戴设备,允许人们用他们的想法来打字。

“门户”的销售令人失望,Facebook已多次降价。根据IDC的数据,自发布以来,该公司已经出货了54000多台门户设备。

“消费者情报研究公司”的分析师迈克尔·莱文(Michael Levin)将“门户”的市场份额和消费者认知度描述为“没有实质意义”。

Facebook的代表说,IDC的数据不准确,但不会提供官方数据。卡马戈表示,无论在销售额还是用户参与度方面,门户都超过了Facebook的预期。

“我们对此非常兴奋,”他说。

今年4月,国外媒体证实,该公司正在开发一款人工智能语音助手(类似谷歌助手或是亚马逊的Alexa),可以用于未来的“门户”设备,以及Oculus虚拟现实头盔和其他项目。

博斯沃在6月的Code科技大会上表示,公司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多个新版本的门户硬件, 卡马戈透露,Facebook正在开发新的增强现实产品。他补充说,通过八号楼业务的经验,Facebook学会了如何持续地构建多个、复杂、高质量的产品。

预计未来的设备之一是代号为Ripley的项目。Ripley是一款内置摄像头的小型设备,它被设计成放置在电视机顶部,将电视机变成一个“门户”的屏幕。

博斯沃在上述科技大会上说:“硬件将进入家庭。我们希望让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两个人之间的联系,变成硬件上的第一人称角色体验。”(腾讯科技审校/承曦)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19-10-22 19:10 最后登录:2019-10-22 19:10